王进元
河北/邯郸
23.6万
访问量
联系:QQ83352284,邮箱:83352284@qq.com

单幅:00
组图:00
文章:00
评论:00
全部作品
聚泉岭2013
20
2014-01-01 16:36
34
0
2061
在太行山深山区的一个不大不小的行政村,说它大,村子东西长6KM,南北宽6KM,18个大大小小的自然村、山庄窝铺组成。说它小,弯弯曲曲的山梁上,窝铺里,仅剩下十几位老人还坚守在这里。
这里土地贫瘠,山坡荒芜,交通不便,缺水少电,却有一个美丽的名字——聚泉岭。
100多年前,岳、赵、于、南四个家族的四位年轻小伙子,为饥荒所迫,牵着毛驴,扛着头,来到这片深山开荒种地,繁衍生息。
100多年后,他们的第四代子孙向往山外的繁华,离别家园,丢下土地和老人,外出打工赚钱。
如今这里留下的,是固守家园的老人们,是凝结了智慧的石头城堡,是城市化进程中人类迁徙的划痕。这个村子从无到有,又从盛到衰,只经历了短短的四代人,100余年。盛极时在上世纪七十年代末,全村470多人口,20多条骡子,50多头牛。沟沟脑脑种满了庄家,村子里曾经有学校、剧团、商店和医疗站。
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期,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进了山沟,城市的繁华吸引着山里的人,年轻人不满足于伺候那贫瘠的土地,纷纷走出大山,短短几十年,先后有450多口人从这里前到山外的村镇。
时光突然在这里凝滞。
来到这个村庄,仿佛穿越时光隧道。
那山,那树,那一座座石板房,以及生活在石板房里的老人们简单而淳朴的生活。一切显得是那么的熟悉又陌生。
我从2008年开始关注这个村子并拍摄这个专题,先后50多次采访和拍摄,拍摄了150G、13000多幅素材和110分钟的视频及12000多字的采访笔记。试图通过这个村子的消亡过程,探索人类迁徙和社会变迁的些许踪迹,探索城市化进程给人类生活带来的巨大影响。
2013-01-27 14:58
68
0
3268
冬季,大雪封堵了通往大山深处的路,阻断了留守在山里的老人们与外界的联络。在这个季节,孩子们也很少能够徒步踏雪爬上这十多公里的山路来看望他们,小米焖饭是他们的主食,老南瓜、干豆角是唯一的蔬菜。14吋电视机里恍惚地闪动着一些看不清的画面,无聊、寂寞伴随着他们,寒冷的冬季,聚在一起晒晒太阳,聊聊天,就这样度过冬天,盼望着春天。
2013-01-07 11:28
7
0
911
在村子里拍摄6年了,与村里的老人们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,村子里只留下几位老人,平常没有什么重大的事情发生,我根我的爱人每次到村子里去,老人们都想见到亲人一样,给我们说一些家长里短的话。
又一次,一位老人悄悄的告诉我说他们有一个心愿,想着要我为他们每一个人拍一张“大像”,我不知道“大像”是什么意思,快嘴冯三嫂子告诉我说,“就是人死了葬礼上用的遗像”。
我说那怎么行,你们还都这么健康呢,走那么能拍那样的像。他们说,唉,人老了,说不定有今天没明天,在这深山沟里,死了也没有人知道呢。
我听了也很伤感。
为了满足他们的要求,我就选了一个光线很好的下午,专门给他们每一个人拍了一张“大像”(标准像)。
2012-06-24 16:45
18
0
2205
岳黑旦,80岁,身体很硬朗,三个儿子一个女儿都迁到山下居住多年了,老人独自一人耕种着沟沟梁梁上的一片片山地、一棵棵花椒树,怎么也舍不得离开这个山村。
2012-01-23 18:59
4
0
975
一百多年前,一位姓赵的老汉赶着一头毛驴,带着钁头、种子,从五十公里外的南山沟来到这里,刨山地,种庄稼,繁衍生息。一百多年后,他的第四代子孙忍受不了这里贫瘠的土地、闭塞的生活,举家老小迁往山外。只留下石屋、石磨、石对臼和不愿舍弃家园的老人。。。。。。
聚泉岭,一个“很大”的山村——占地十八平方公里;一个“很小”的山村,十八个山庄窝铺象点点繁星洒落在太行山上。
聚泉岭——一个远离繁华世界,土地贫瘠,水源奇缺,却有一个美丽的名字的偏远山村。
当年,先辈们为拓荒种粮、养家糊口而迁进山来;如今,后代们因不忍贫困、向往城镇生活又迁出山去。从无到有、由盛到衰,只经历了短短的一百多年,却见证了社会的巨大变化,见证了人类文明的发展历程。
摄影师历经五年的时间,忠实的记录了这个村子人们的生活故事,记录了这个村庄的消亡过程。
2011-12-26 23:16
8
0
1191
一组民俗纪实片,黑白、彩色,那个效果适合这个题材。
2011-12-24 20:11
1
0
1082
八十五岁的赵岳廷一生养育了四男四女八个孩子,近几年,孩子们不愿意继续留在深山沟里受贫穷而纷纷迁出山外,曾经200余口人的大西沟,如今只留下三家五口人胡安在坚守着,任凭孩子们怎么劝,老汉就是不肯离去······
2011-12-22 18:25
7
0
1618